捕鱼器-> 穿越架空-> 《快穿之逍遥道》-> 第六百一十五章 民国风云
第六百一十五章 民国风云 作者:谢青    录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时间:2018-06-21
  •     这一次,长离没有再微笑,他直接摇头,然后态度颇为冷淡的离开了,被剩在原地的那个年轻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他之前还以为这人也是和他一样来大学报道的呢,还打算向问个路。

        而在另一旁,长离行走在这座陌生的城市之中,

        这大概就是那两人所坚持的东西。

        那座山洞里的东西早就奉献给了他们的理想,而那座空空的山洞,就用来埋葬他们的仇敌好了。

        早就没有了什么宝藏,有的,只有埋葬在山洞中的一腔热血。既然早就空空如也,那便用仇敌的血肉来填。

        这一刻,望着那一张破旧的海报,长离的嘴角微微的扬起,阳光在他的身后渲染,将他笑容中的血意也一并带去。

        然后,远在千里之外的山野中一个早就该坍塌的山洞也骤然的塌陷,在山洞里,埋葬了一些热血的青年,在山洞里,埋葬了许多被贪婪驱使的兽类,在山洞里,埋葬了一件本该轰动一时的往事,在山洞里,埋葬了一对夫妻的生命。在山洞坍塌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被埋进了过往。

        就在长离准备离开的时候,一只手突然从他的身后伸出来,长离变得清和冷淡的脸上又再没有一丝笑意。

        一声清脆的骨裂声传来,那只用来盗窃的手,断了。

        世人常说做人留一线,那些走在歪路上的人尤其如此,留一线,不将人逼死,日后也好相见??啥杂谟行┤死此?,从他们伸手的那一刻,他们就该万劫不复。

        因为他们伸的那一次留有余地的手,就能逼人去死。既然这样,那逼这些走歪路的人去死,也就没什么了。

        长离不急着去找住的地方,在他盘桓在大街上还没超过三刻钟的时候,就有一群人气势汹汹的跑来。

        他们手里大多拿着铁棍,还有一个眼神格外镇定的人腰间鼓鼓囊囊的,那是枪。

        长离眼神未变,他在心中道了一句还真是个混乱的时代,就开始收拾这一群凶神恶煞的人。最后,连那把枪也落到了他的手中。

        在一众旁观人诧异而惊慌的眼神中,长离不疾不徐的走出了这个巷子,在他的身后,是倒了一地的人。

        在他走近以后,周围的人立刻给他让出一条路,就好像是在举行什么欢迎仪式,他就这么一步步的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。

        而在他离开后没多久,一群彪形大汉赶了过来抓着看热闹的人问:“那家伙长什么样?”

        被抓着的路人被这人拎着衣领就好像拎着一只小鸡仔:“不,不知道?!?br />
        那人询问了一圈,都没有问出什么来,只当这群人是后来的,没看到那个人长什么模样,也就放过了他们。

        而一群心中有鬼的人也跟被狗撵一样,飞速的逃窜开了,真是邪了门了,他们居然完全记不住那家伙张什么模样。

        长离来这座城市没多久,就遇到了几拨将手伸到他身上来的人。这一次,是一个拐子,他拐了一个容貌精致的男童还不够,还顺带将手伸到长离这儿来,想顺道收点零花钱。

        这一次,他也被长离顺手收拾了。

        望着眼神空洞的倒在地上的人影,一旁的地面上,年仅三四岁的小男孩抬起头来看了长离一眼。他乌黑的眼神仿佛在询问,然后长离便不甚在意的点了点头。

        小男孩便也拖着虚软的身子一步一步往拐子的方向走,他被划出细细伤痕的手往拐子的手抹去,摸索着摸索着就摸出了一把匕首。

        他乌黑的眼中闪过一丝波澜,然后便用尽全身力气,将匕首刺进了拐子的脖颈。

        鲜红的血溢了出来,早已失去了直觉的拐子在生命弥留之际还嗬嗬了两声,然后就彻底失去了反应。

        而动手的小男孩一双眼平静无波,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。他将匕首拿出来,在拐子的衣服上用力的擦拭着,将拐子的衣服擦出一条条道道来,连带着他的手上也多了一些细微的伤痕。

        这伤痕看上去与他手上的格外相似,看来是拐子以前也用这炳匕首教训过他。

        长离饶有兴趣的看着他,他摇摇晃晃的向着长离走近,然后将那一炳不算放在长离的面前。

        长离将他提溜到椅子上,问他:“你可愿回家?”

        “回家?”他疑惑的声音透着些沙哑,本该清朗的孩童之音被磋磨的哑了许多。

        他似是弄清楚了回家的意思,然后拼命的摇头:“不回去,我没有家?!彼醋懦だ?,认真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长离眉梢微挑,他问:“那你想去哪?”

        男孩望着长离的眼睛,那一双抿起来的嘴透着十足的倔强,他伸出手用力的抓住了长离的袖子:“跟着你,行不行?”一身狼狈却不掩精致的男孩执着的问长离,颤抖的手透着些忐忑。

        长离低头望了一眼被抓住的袖摆,然后说道:“我为什么要收留你?”

        男孩用力说道:“我,听你的?!?br />
        长离又道:“可你还太小了,没什么用?!?br />
        男孩又认真说道:“我会有用的?!?br />
        听到这话,长离淡淡一笑,他看着男孩执拗的眼神,轻轻的点了点头:“好,你跟着我?!?br />
        在男孩表情透着些喜色的时候,他又补充了一句:“能跟多久就看你的本事了?!?br />
        他站起身将男孩一并抱下了椅子,又不经意的问了一句:“你叫什么?”

        男孩侧头,看了长离一眼:“你让我叫什么我就叫什么?!?br />
        长离思索了一会儿然后说道:“风起而云生,潮落而影动,你便叫云生吧?!?br />
        男孩没有深想就点头答应了下来,他又问:“那我姓什么?”

        长离悠然道:“你自云中生,要什么姓氏?”他携着云生往窗外看去,此时,窗外云来云去,天光正好。

        而在他们没有走后没有多久,一个身形精悍的中年人走了进来,他第一眼就看到了倒在了室内的死尸他没有急着去查看,而是上上下下将整个屋子都看了一遍,才上下的检查了一遍那死尸。

        直到所有的信息都掌握了之后,他才起身离开,而倒在地上的死尸也被人一并清理了。

        他走下了楼,直接走到了一辆小轿车中,和车中人回话,在详细的问过之后,车中人满意的点头,然后坐车走了。

        在离那座茶楼有些距离的时候,车中人还叹了一句:“真是好本事?!?br />
        司机是一个沉默寡言的汉子,可他此时也回了一句:“可惜手段太绝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后座的人是一个面容儒雅的中年人,他轻轻的点了点头:“确实有些狠,可对于有些人,不狠不行?!?br />
        他说完便叹了一口气:“一群骗子,一群扒手,一个拐子,他还真能收拾,还真是个人才啊?!?br />
        正专心开车的司机此时又回了一句:“可惜不能为您所用?!?br />
        儒雅男子摇了摇头:“这种人,为我所用倒是其次,重要的是别给我添乱?!?br />
        他望着窗外迅速远去的市景,又补充了一句:“世道乱了,能人也都冒出来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这一次,司机同样的听明白了他的话,这世道能人太多,想要他们低头不容易,既然如此,就只能在他们添乱的时候一并解决了。
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正走在路上的长离正考虑着要去哪里,在之前,他还想着将这小子送回他家,顺便找一个目标,现在又没有了目的地,他还真不知道要往那里去。

        任家所在的那座城他暂时不想去,现在的这座城他不想留,云生出身的那一处去不得,到了最后又失去了目标。他看着打扮的干净整齐的男童,问道:“你想去哪里?”

        云生抬头看了一眼天空,说道:“云往哪里去就往哪里去?!?br />
        长离抬眼望去,就看到一片白云正悠悠往北而去,他顿时露出一个清浅的笑容来:“既然这样,那便往北吧?!?br />
        青年与男童站在路旁,背对着城市的方向,而在他们的身后,是倒了一地的小混混。

        在上马车的时候,长离不耐烦的折断了一只偷儿的手,也不知道他哪来的吸引力,让这群歪路上的玩意儿不停的涌过来,明明他的衣着也并不算华丽。

        他看着对面装作一本正经的孩童,淡淡的说了一句:“笑吧?!?br />
        在这一路上,云生也看到了许多次这样的意外,从一开始的警惕与惊讶,到后面的见怪不怪,甚至到了最后的随意自在,她都已经习惯了,现在见到长离又遇到了这一遭,他甚至还想笑。

        现在长离开口准他笑,云生也没有真的笑出来,他一向聪明,又怎么不知道这时候只要保持沉默就好。

        可即使是这样,长离也从他微微游移的眼神中看出了他隐藏的笑意。他的手一下顿了顿,然后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本算学教材来,他对着有些懵懂的云生说道:“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你就开始学些东西吧?!?br />
        云生看着那一本有些旧的算学教材,一双乌黑的大眼睛里满是疑惑:“我现在就学吗?”

        长离点头:“你已经四岁了,也是时候启蒙了?!?br />
        他将那本算学的教材送到了云生的面前:“就从算学开始?!?br />
        从见到云生的那一刻起,长离就已经大致的观测出了他的骨龄,以他的心志,学这些东西也不算太早。

        虽说他并没有将云生当弟子对待,可教他一些东西也无不可,反正时间漫漫,甚是无聊??醋懦だ氪庑┤险娴难凵?,云生只能认命的捡起那一本教材。

        他确实是聪明,哪怕没有人讲解,也依然看懂了一些东西。当然,这与他之前就已经启蒙了有关。

        每当遇到不懂的东西,他也没有急着问,而是从布包里摸出了一个小本子,将问题记下来,等积攒到一定的程度的时候,在问长离。

        就这样,这一大一小就开始了愉快的教学生涯。

        算学,或者说是数学,确实是一门难学也难精的学科,可云生学起来却极为的迅速,这不仅是因为云生本就十分的聪慧,还因为长离对知识了结的十分透彻,教着教着云生自然就懂了。

        怎么说他也学了那么多遍数学,若是连这么基础的一些都讲不透,那他还要不要脸?

        而在另一旁,一个听了许久的中年男子终于忍耐不住,朝长离他们走过来。

        他打扮的西装革履,眼睛上带着一副黑框眼镜,看上去格外的儒雅,他趁着云生休息的时候插话:“冒昧问一句,不知这位先生在此行是去往何方?”

        虽然长离看上去颇为年轻,可这人已经将长离当成了知识渊博的老师。虽然他并不懂算学,可听着这位先生的教导,就连他这个算学分为零的人,都感觉自己的算学精进了一些,想必这位先生的水平极高。

        长离让他坐下。

        这一节车厢即为的宽旷与舒适,是专为富贵人准备的,所以此时这人走过来也没遇到什么阻碍。

        他看着云生那简陋的教材,然后语带笑意的说道:“这是小学二年级的教材,令公子还真是不烦?!?br />
        长离没有否认令公子这句话,他直接点头,没有丝毫的谦虚。

        中年人也不以为意,他问:“敢问先生在何处高就?”

        长离摇头:“乡野之人,随意而去,并无就处?!?br />
        中年人有些不信:“先生说笑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可他看着长离那不似作伪的神情,心中泛起了嘀咕,难道他真的没有工作?怎么可能,这么厉害的一个人居然都没有工作,党.国居然到了这一步,他心中不禁升起了一丝悲哀又升起了一丝豪情。

        他脸上重新泛起笑容:“鄙人此行便是要前往燕地建立一座学校,若是先生不弃,尽可与我同去,我必不会让先生之才无用武之地?!?br />
        长离接过他递过来的名片,看了一眼,在名片上写着一个简单的名字与通讯地址。

        他随手又将名片递了回去,在中年男人遗憾的目光中说道:“不必了,我不想当教师?!?br />
        虽然将名片递回来这件事有些不礼貌,可中年人还是没有在意,他直接将名片放在桌子上:“既然您现在没有意,在下也不能勉强,若有一日您改变主意了尽可来找我?!彼低?,他便有礼的离去。

        而长离则是随意的看了他一眼就收回了视线,然后随手将名片塞给了云生。

        他随意的道了一句:“倒是一个赤诚的人,赤诚的人都会比较顺遂?!?br />
        果然,这个中年人之后就格外的顺利,一座学校居然短短三月内就建了起来在建成之后也是一路顺风顺水。当然,这个幸运仅仅止于办学之内。
    快捷键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页,“回车”键回书目录,“->”健下一页
    上一页        回书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页
  • 社评:中美贸易磋商,有蛋糕也有前提 2018-09-26
  • 2018中国室内设计周暨上海国际室内设计节将于9月绽放魔都 2018-09-26
  • 720| 687| 556| 59| 710| 638| 382| 285| 811| 492|